月份:2010年1月

冰雪小河头2

Number of View: 3587

太阳已经很高,不在摄影黄金时间范围。日出日落前后光线自然是最好的。据说可以拍摄出像糖色样金黄的色彩效果,最初这样的风景照片常被用于旅游广告宣传,如明信片、旅游画册等,后来人们戏称这类用途的片子为“糖水片”。

无论如何,我很难再去拍到这同样的景色,糖水也罢,连糖水都不如也罢,去过,拍了,就是了。

我把在坝上拍摄的这几幅照片都归到“Nature/自然”一类,不是归类有错,更不是谦虚或害怕,我实在觉得这些片子不像风光一类的。

在美国或西方,人们把当今的风景照归类到“空间地形”、“新色彩”或“新地形”一类中,中国摄影评论家也照葫芦画瓢,作了这样不恰当的分类,甚至据此(因罗森布卢姆在《世界摄影史》中把安塞尔.亚当斯这样的“人物”都放在现代主义摄影的一个章节,而我泱泱大国的顾铮的《世界摄影史》教材则根本不让亚当斯进入他自己的视野),林路就宣称,“整个世界范围对一般意义上纯唯美的风景描述,早已失去了思考层面的价值——与中国摄影界对风光摄影的热衷(或者说狂热)形成鲜明的对照。”

呜呼,风光摄影都死囚球了,咱还玩不玩?!

Share

Populus euphratica/胡杨

Number of View: 1341

这是一组在内蒙古额济纳拍摄的胡杨,那是2008年10.1长假期间。拍枯死胡杨,我既没有去怪树林,也没有碰到光影瞬间。但是我还是带着一股莫名的情感去拍的。缺水、沙化是导致胡杨枯死的原因。看到现场那惨状,整理这些片子,使我对人类生存环境的恶化深感担忧。

如果我们从大量关于胡杨的照片中,仅仅看到了胡杨的美和不屈,那只是表面。这美和不屈,其实在揭示,我们需要保护生态。

因为抽地下水灌溉,吐鲁番的坎儿井濒临干枯。吐鲁番算是幸运的,那里还有天山雪水融化渗透,控制过度使用地下水,坎儿井或许会恢复功能。而内蒙西部丹巴吉林沙漠,离天山就远很多,沙漠边缘是戈壁,本就雨水不够蒸发,加上人类繁衍生息,水资源日益缺乏。沙棘基本枯死,虽不适合生存,但人口还在膨胀,沙漠化加剧,控制沙化成为中国的难题。

额济纳开始了胡杨保护的水利工程,可是以促进旅游发展经济为目的“胡杨节”,吸引着大量人定居生存在那生态本就岌岌可危的戈壁沙漠中少有的洼地,破坏加剧了。

  1. img002

Share

Dancing on the ice/冰舞

Number of View: 3702

这颗小树刚露出水面不久,就经受了冰雪天气,这本自然。不过在我看来,它却在享受着这天寒地冻!那冰面就像一个大舞台,日落星辰就是那些聚灯光。它可以做出随风起舞的姿态,虽说不能在冰面滑动跳跃。可是谁又知道真的没有吗?或许它每天跳了几圈呢。在你我的意念、想象之中或之外又是如何的?

我们知道,观看,照片就带有观看者的观念。那么,不要受标题的束缚,您看到的、想象的又是什么,但愿您能与我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