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0年2月

守候——兼谈拍摄与看

Number of View: 64878

这是2010年元旦在坝上拍摄的。太阳已经落山有30分钟左右,我们还在等候看是否有什么异象,其实没有。不过天边的一抹玫瑰色特别吸引我,当我从远处拍摄雪地里延伸的一行木桩后要收工之时,我发现了这两棵树,并使用180mm镜头把它们置于迷人的晚霞背景中,拍摄了4张。我的朋友和家人为此等候了至少10分钟。

拍摄这张照片时,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想象中,效果一定很不错。果不其然,胶片冲洗后,20卷中只有这张比较满意。不过我的扫描不好,在观片器上看,色彩简直棒极了。

我们拍照片常常有这样的感觉:拍摄时很投入,对当时的景致或场景相当满意,认为一定收获不小;过几天看那些拍摄的片子,又觉得效果很一般,不再满意了,甚至很懊恼,问自己怎么会拍出这么平平的片子;再过一段时间,重新拿出来看时,又觉得还是有不少好片子,懊恼少了,又自我陶醉起来。

究其原因,其实是存在这样的认识过程:拍摄时,我们满意的是镜头里的现场场景和脑海中留下的想象。胶片冲洗后,我们看到的是影像。而将影像与脑海中的印象对比时,多数情况下我们感觉到了落差,不再如看到现场景象时那么激动。经过一段时间后再看照片时,现场的景象在脑海中已经淡薄了,我们更集中于眼前的照片,比较的成分少了,或没了比较,也就不感觉到落差,于是,觉得自己拍摄的还行。

排除拍摄技术水平问题,那种认为看到冲洗后胶片的效果比当时拍摄时看到的效果还要好、还要令自己激动的事,其实是自欺欺人的说法。

Share

赛里木湖

Number of View: 16973

这是我喜欢的一张赛里木湖的照片。那个日落的下午,我们迷醉在赛里木湖16里处,一直到日落还不忍离去,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张照片。当时整个湖泊一片宁静,落日把对面天空的云照得粉红,反射在赛里木湖平静的水面,深邃而热烈。

2009年6月初,我们开车去了新疆伊犁河谷,全程10000公里,是我目前最远的行程。伊犁河谷绽放出10年来最美的景色,我们很幸运。

Share

缥缈的卵石

Number of View: 3846

深圳海边的卵石并不多,也不大。这张照片拍摄的角度很低,三脚架全收状态,脚没在海水中。太阳还没有升起,天空带些蓝色,正好与卵石的颜色协调。海水不停地远远袭来,漫过脚底的卵石。在细浪的作用下,卵石相互碰击,发出一片咔咔的声响,和着海浪的声音,就像在演奏着迷人的交响乐章。

眼前的细浪泛着白沫,其实并不好看,所以我采取长时间曝光,虚化了细浪,呈现出虚幻缥缈,卵石相对更突出了。

若要问,我到底想表现什么?我无言以对,当时也没有去预设。我只想知道,在当时的光线条件下,细细的海浪轻吻着卵石,较长时间曝光,会在胶片上留下什么效果。

中国摄影评论界的“现代主义”或“后现代主义”者认为,“唯美主义”的风光片之“死”,就在于“表层的浅薄”,从中无法挖掘“社会的”深层含义!但是,我要说的是,全球人都知道,大自然自有其运作的方式和节律,人类社会不过是自然界的小小一族,一定要大自然按照人类的意志去表现什么“社会的”深层含义,那不过是一厢情愿,有点痴人说梦、不自量力。不仅如此,中国摄影评论界的个别学者,还犯了逻辑错误,概念不清。纪实照片可以分为社会纪实、自然纪实;风景照片应该属于自然纪实类的,可以反映纯自然风景(无人的),也可以反映有人类痕迹的风景(有人的)。另外,虽然说风景照片拍摄者作了选择取舍,限定了照片观看者看到的东西,但,摄影毕竟是记录,它不会无中生有。既然如此,怎能强求风景照片一定要去表现什么“社会的”深层含义?人类的社会一定存在高于自然界的深层含义?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学者是否浅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