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 power and image mythology/文字强力与图像神话

Number of View: 8201

摄影界有这样的普遍观念,让照片说话。意思是,图片的感染力甚于文字,照片旁的文字标题或附加说明,不是做作,就是多余,要不然,就是对自己的照片没信心。

我一只怀疑这样的观念。

不是因为我拍的不好(我实在不会拍),也不是我对摄影语言一窍不通,更不是我不习惯形象思维,而是这样的观念实在缺乏依据,违背常识。

不可否认,包括照片、绘画、雕塑等都使用图像语言说话,可以归类为图像符号。音乐、话语的载体则为声音符号。图像符号、声音符号与文字符号一起,构成了人类语言符号,作为人类沟通交流的工具。

但是,请别忘记,虽作为后出现的文字符号,它却是在吸收、总结了图像符号和声音符号基础上形成的表达更加清晰、准确和缜密,使用更为广泛,形式更加高级的沟通交流和思维工具。我们常说汉语文字中有象形字、形声字,就是指的这种从图像符号和语言符号到文字符号的演变特征。

说一种符号是否高级,不是说它有多广的意思涵盖性,或直观性,恰恰相反,是它够不够简单,指示性是否强或是否单一。象形字、形声字不是文字符号中最高级的,阿拉伯数字、计算机语言中的0和1,这样的符号,才是最简洁、指示单一,因此也是最高级的文字符号。我们说“这个人说一不二”,是说这个人很坚定、决断,说他很厉害,其原意就是这个意思;如果有人给你指路说,东西南北、左右前后、上中下,你绝不会搞错方向。一旦文字具有多重含义和或多向指示,它的表意性或指示性就会很弱,常常模棱两可,让人摸不着头脑。

如果我们审视上述人类发明的各种符号的演变和特性,我们就不会说,图像的说明力、阐释力强于文字,文字是多余的。这些似是而非的表述常让我们愤怒和懊恼。我们不会把通俗易懂视为说明性强。就像我们幼儿时期看图说话,后来看图识字,再后来阅读小说写文章一样,你不会说,你长大了,在思维和表达能力方面不如你小时候;人们都知道,说某某还不如幼儿园的娃娃懂事,那绝不是夸奖而是骂人的。

事实上,就表意而言,不论照片多么清晰,图像的表意总是模糊的、混淆的。就像维特根斯坦把鸭头图像也说成兔子头像一样。你指着一个杯子问“这是什么”,有人会说“这是只杯子”,也有人可能说“这是钢制的”或“这是纸做的”,虽然问题很清楚,眼前的杯子也很“有形”,但是当杯子这个类似雕塑的图像符号呈现在我们眼前时,我们仍然有多种回答的方式和伴随而来的多种答案。

至此,人们还会再“让照片说话”吗?

如果还会,那么,看到照片旁边的说明或题图文字,就请不要担心或烦恼。担心什么呢?照片会说话,它告诉了我们一切意思,它左右我们的思维和认识的力量要强于文字,照片那最直接、最明了的表意狠狠地刺了我们的眼,文字只是弱小到“在旁边”、“辅助说明”而已。我也觉得文字干扰了我读图,总是要回过头来再看看文字,看看作者怎么说,他(她)到底想表达什么。图片最好不要配文字,因为文字束缚了人们的思维和想象。可是,既然文字是那么弱弱的,是辅助,既然照片很有感染力、具有强大的视觉冲击力,文字怎么又能强大到干扰我们审视理解照片?难道视觉冲击力真的那么不堪一击!难道我们烦恼文字太强力,它牵着我们的思绪走,不让我们根据照片尽情发挥、揣摩度测、胡思乱想!难道图像神话要在文字强力面前破灭!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