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坝上

守候——兼谈拍摄与看

Number of View: 64881

这是2010年元旦在坝上拍摄的。太阳已经落山有30分钟左右,我们还在等候看是否有什么异象,其实没有。不过天边的一抹玫瑰色特别吸引我,当我从远处拍摄雪地里延伸的一行木桩后要收工之时,我发现了这两棵树,并使用180mm镜头把它们置于迷人的晚霞背景中,拍摄了4张。我的朋友和家人为此等候了至少10分钟。

拍摄这张照片时,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想象中,效果一定很不错。果不其然,胶片冲洗后,20卷中只有这张比较满意。不过我的扫描不好,在观片器上看,色彩简直棒极了。

我们拍照片常常有这样的感觉:拍摄时很投入,对当时的景致或场景相当满意,认为一定收获不小;过几天看那些拍摄的片子,又觉得效果很一般,不再满意了,甚至很懊恼,问自己怎么会拍出这么平平的片子;再过一段时间,重新拿出来看时,又觉得还是有不少好片子,懊恼少了,又自我陶醉起来。

究其原因,其实是存在这样的认识过程:拍摄时,我们满意的是镜头里的现场场景和脑海中留下的想象。胶片冲洗后,我们看到的是影像。而将影像与脑海中的印象对比时,多数情况下我们感觉到了落差,不再如看到现场景象时那么激动。经过一段时间后再看照片时,现场的景象在脑海中已经淡薄了,我们更集中于眼前的照片,比较的成分少了,或没了比较,也就不感觉到落差,于是,觉得自己拍摄的还行。

排除拍摄技术水平问题,那种认为看到冲洗后胶片的效果比当时拍摄时看到的效果还要好、还要令自己激动的事,其实是自欺欺人的说法。

Share

冰雪小河头

Number of View: 3462

冬日的小河头是非常值得一去的。不同的天气会有不同的景色。这张拍摄于2009年元旦期间,刚好冰面还没有被雪覆盖住,阳光下可以反射天空的蓝色。

2010年元旦我们也去了,却没有露出冰面。或许这就叫“岁岁年年花不同”吧,而哲学的一个经典命题就是:人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世界是变化的,人生亦然!

Share

小河头日落

Number of View: 1258
这是2009年元旦在坝上拍摄的我最喜欢的一张。我特别喜欢夕阳下那闪光的冰花、热烈冰面上那些婆娑的树影,那被夕阳染暖的蒸汽也非常烘托气氛。当时我激动不已,几乎屏住了呼吸。当时气温零下26度,戴着厚厚的手套总感觉不灵光,就脱了徒手操作,只那么一会儿,与相机接触的手指部位已被冻伤。幸好只冻伤了表皮,待后来硬化脱落,也就好了。

注意照片的左边那些树枝,完全是多余的。虽说天气太冷,匆忙中固定相机,但是这样的错误依然不可原谅。

Share